|新一代信息技術 信息基礎設施建設 互聯網+ 大數據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術核心產業
|高端制造 機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
|生物產業 生物醫藥 生物農業 生物技術
|綠色低碳 清潔能源汽車 環保產業 高效節能產業 生態修復 資源循環利用
|數字創意 數創裝備 內容創新 設計創新
|大資管時代
|地方亮點及地方發改委動態
獨家內容
您的位置:首頁 > 其它 > 獨家內容
新陳代謝加速 A股退市常態化邁入正軌 | 資本前沿
2019-06-21 00:06
來源:中國戰略新興產業

 本文首發于2019年6月18日期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

  | 本文共 3,075 字 閱讀需 7 分鐘

  A股“不死鳥”神話難再繼續。

  近日,滬深交易所在同一天對*ST海潤、*ST上普、*ST華澤、*ST眾和等4家公司股票實施終止上市,引發廣泛關注。一天4家公司退市,這在A股歷史上實屬罕見,卻也昭示著A股退市常態化已步入正軌。

  1

  政策信號釋放 問題公司加速出清

  5月17日,上交所決定,依法依規對*ST海潤和*ST上普兩家公司的股票實施終止上市;同日,深交所決定,依法依規對*ST華澤、*ST眾和兩家公司股票實施終止上市。

  據公開資料,四家公司被終止上市的原因各不相同。上交所兩家企業中,*ST海潤是因觸及交易所規定的凈資產、凈利潤和審計報告意見類型等三項強制退市標準。*ST上普是由股東大會決議審議決定其股票主動終止上市。據悉,該公司提出終止上市時,2015-2017年已連續三年虧損,且預計2018年年度經營業績為虧損,*ST上普因此成為A股第二家主動退市公司,第一例為*ST二重,但*ST上普作為央企卻是首例。

  深交所兩家企業中,*ST華澤是因2015、2016、2017年連續三個會計年度,審計后凈利潤為負值,又在2016、2017年連續兩年的財務會計報告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于2018年7月13日暫停上市。最終,因為未能在法定期限,也就是2019年4月30日前披露暫停上市后的首個年度報告(2018年年度報告),最終觸及深圳證券交易股票上市規則中規定的終止上市情形。*ST眾和則是觸及暫停上市后首個年度報告顯示公司凈利潤及凈資產為負值、財務會計報告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等多項強制退市標準。

  自5月27日起,海潤、華澤、眾和三家股票進入退市整理期,將于30個交易日后被摘牌。可以看到,三只股票復牌后連續3個交易日均一字跌停。

  4家公司退市僅是冰山一角。今年以來,A股“淘汰”速度明顯加快,已有9家企業被暫停上市,其中包括*ST長生、樂視網、千山藥機、*ST保千等“知名”企業,68家企業戴帽“ST”。而2018年全年,僅有中弘退、烯碳退、退市昆機、退市吉恩等4股于當年被退市。

  退市潮的背后是監管層嚴格把好上市公司質量關。證監會主席易會滿近日在闡述提升上市公司質量問題時表示,要堅持增量和存量并重,把好市場入口和出口兩道關,以增量帶動存量,實現市場化優勝劣汰,持續提高上市公司質量,以關鍵制度創新促進資本市場健康發展。

  易會滿同時強調,要探索創新退市方式,實現多種形式的退市渠道。對嚴重擾亂市場秩序、觸及退市標準的企業堅決退市、一退到底,促進“僵尸企業”“空殼公司”及時出清。

  及時清退不良公司的信號釋放也使得往年受到熱炒的ST板塊陷入跌跌不休的局面。據相關統計顯示,4月1日-5月28日,ST概念指數累計下跌22.12%,ST股現跌停潮。如5月9日,ST股概念指數下跌1.71%,30多股跌停;5月13日,ST指數下跌2.18%,40多股跌停;5月17日,ST指數下跌2.84%,30只跌停。由于ST股缺乏基本面支撐,在炒作熱潮褪去后,調整成為必然。

  今年5月初,上交所發布《滬市上市公司2018年年報整體分析報告》指出,在退市風險公司中,部分公司改善主業的動力不足,經營脫實向虛,淪為市場所詬病的“殼公司”。對于此類公司應繼續從嚴監管,及時出清。

  2

  “退市難”成頑疾

  監管持續加碼撬動常態化進程

  退市制度是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的基礎性制度之一,在成熟資本市場,上市公司退市是一種常態化現象。然而在A股市場,“不死鳥”神話始終難以終結,退市機制失靈成為老生常談的話題。

  據WFE數據顯示,2007年-2018年10月,全球退市公司數量累計達到21280家,全球IPO數量累計達到16299家,退市規模遠大于IPO規模。而在美股市場,1980年至2017年期間,美股市場仍上市和已退市的公司數合計達到26505家,扣除6898家存續狀態不明的公司,仍處于上市狀態的公司有5424家,占比28%;已退市公司14183家,占比72%。從全球資本市場退市率來看,倫交所和納斯達克的退市公司數量累計值均超過2500家,兩者退市率分別達到9.5%、7.6%。相比之下,上交所和深交所的退市率僅0.3%和0.1%。

  2001年2月23日,中國證監會發布《虧損公司暫停上市和終止上市實施辦法》;當年4月,連續虧損4年的PT水仙被依法退市,成為中國證券市場上的首例退市案。但退市之門開啟至今,據choice數據顯示,A、B股僅有117家公司退市,A股100家、B股17家,其中還有39家企業屬于重組或被吸收合并。此外,有31家公司終止上市原因為“暫停上市后披露的首個年報顯示公司虧損”;11家公司“恢復上市申請未獲受理或同意”,3家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內披露年報”,4家公司“被要約收購未實施完畢或實施后股權分布仍不符合上市條件”,有2家公司屬于“暫停上市期間股東大會作出終止上市決議”,即主動退市;還有21家公司屬于“其他被終止上市的情形”。2010年以來,共有48家上市公司退市。

  A股退市難,難在哪兒?一方面,退市制度有待完善,側重財務指標難以實現有效衡量,為企業逃避退市提供可能性。如A股退市制度規定,若公司最近兩年連續虧損則被實施*ST;若第三年仍連續虧損,被暫停上市,而若公司第四年仍繼續虧損,則被強制退市。為此,許多本應退市的公司往往會在第四年“努把力”,通過調節非經常性損益來規避退市標準,因而成為“漏網之魚”。另一方面,企業保殼動機強,市場熱衷于炒作殼資源。由于此前我國股票發行上市門檻高、準備時間和審批流程長,許多公司選擇通過借殼上市的方式登陸資本市場。而對于殼公司來說,自身難以扭轉退市局面,保住殼資源通過被收購也可以打一場翻身仗。兩者一拍即合。也因此,市場上出現老牌ST公司、ST界“活化石”等名稱現象。

  如昔日“造假王”*ST廣夏因破產重整從2010年11月4日起停牌四年,才等到了接盤的寧東鐵路,完成重組后于2016年更名為“西部創業”重新活躍在A股。還有傳奇的7人殼資源公司*ST星美,1年半“零營業收入”、6年無主業、10年累計利潤不足200萬元,在退市邊緣徘徊多年最終卻成功復活,被歡瑞世紀借殼。此類現象不勝枚舉。

  而一家殼公司一旦被借殼成功,股價通常會迎來大幅上漲,因此受到一部分投資者的追捧,滋生了一批專門押注ST股的套利者。

  為遏制這類現象,規范資本市場秩序,2014年10月,證監會發布《關于改革完善并嚴格實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明確表示將嚴格落實退市制度規范,切實做到“出現一家退市一家”。并首次提出“上市公司基于實現發展戰略、維護合理估值、穩定控制權以及成本效益法則等方面的考慮,認為不再需要繼續維持上市地位,或者繼續維持上市地位不再有利于公司發展,可以主動向證券交易所申請其股票終止交易”。針對欺詐發行上市、重大信息披露違法或者其他涉及國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態安全、生產安全和公眾健康安全等領域的重大違法行為的上市公司,明確將實施強制退市程序。此次《意見》出臺讓A股退市改革邁入新階段。

  2018年7月,證監會發布《關于修改<關于改革完善并嚴格實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見>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進一步撬動退市常態化改革。該《決定》對退市制度作出三方面修改完善,即完善重大違法強制退市的主要情形,強化證券交易所的退市制度實施主體責任,明確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公司控股股東、實控人、董監高等人員的主體責任等。這一政策落地后,當年11月,滬深交易所正式發布《上市公司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實施辦法》(以下簡稱《辦法》),被稱為“史上最嚴退市新規”。

  《辦法》中明確了證券重大違法和社會公眾安全重大違法兩類強制退市情形。將重大違法退市情形的暫停上市期間由12個月縮短為6個月,6個月期滿后將直接予以終止上市,不得恢復上市;而除欺詐發行外的其他重大違法退市的公司申請重新上市,時間間隔也由1年延長為5年;因欺詐發行而退市的公司不得重新上市,一退到底。同時,針對新老規則的銜接,對于涉及到社會公共安全的退市情形,以證監會《決定》為界,《決定》施行后,上市公司被有關行政機關行政處罰或者生效司法裁判認定存在違法行為的,無論其違法行為發生時點,上市公司因其該等違法行為的暫停上市、終止上市,均適用新規。

  此次新規發布后,長生生物因疫苗造假事件,成為首家因重大違法而被強制退市的上市公司。一系列政策推動下,未來符合退市條件的上市公司數量將會明顯增多,A股退市常態化也將邁入正軌。

  值得一提的是,在淘汰劣質公司,提高上市公司質量,維護資本市場秩序的同時,有關投資者保護的話題重新得到關注。一旦觸及退市,不可避免會對廣大普通投資者造成傷害,尤其以往出現的“黑天鵝”事件。例如近期于同一天退市的四家企業,截至2019年1季度末,*ST海潤、*ST上普、*ST華澤、*ST眾和最新披露的股東戶數分別為24.2萬、3.6萬戶、6.8萬戶、6.1萬戶,共涉及超過40萬股民。而曾經的醫藥白馬股、現在瀕臨退市的長生生物在此前爆雷后迎來32個跌停,波及2.5萬股民。

  盡管目前有投資者會通過民事賠償訴訟的方式向上市公司進行求償,但處于退市階段的上市公司往往自身已面臨嚴重虧損甚至資不抵債,更別說承擔巨額的民事賠償金。股民的投資最終都打了水漂。隨著退市常態化,投資者保護機制也需跟進。

關注微信公眾號:

關于我們 | 廣告刊例 | 訂閱服務 | 版權聲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區廣內大街315號信息大廈B座8-13層(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郵編:100053 傳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網 京ICP備09051002號-3 技術支持:wicep

白狮王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