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術 信息基礎設施建設 互聯網+ 大數據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術核心產業
|高端制造 航空航天 軌道交通裝備 海洋工程裝備 新材料
|生物產業 生物醫藥 生物農業 生物能源
|綠色低碳 清潔能源汽車 新能源 節能技術 環境保護
|數字創意 數創裝備 內容創新 設計創新
您的位置:首頁 > 其它 > 獨家內容
國產工業機器人龍頭企業對自主品牌邊緣化說“不” | 熱點聚焦
2019-06-06 00:06
來源:中國戰略新興產業

本文首發于2019年6月1日期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

  記者 杜壯

  德國庫卡在廣東順德新建機器人生產基地,到2024年,將把中國的機器人產能增至10萬臺。安川電機位于江蘇常州的第三期機器人工廠去年完工,年產能由此擴大50%,達到1.8萬臺……在工業機器人領域,外資品牌保持著繼續擴大的勢頭。然而,這種勢頭卻引發了我國自主品牌可能被邊緣化的擔憂。

  如今,我國很多企業都在進行“機器換人”和轉型升級,這為工業機器人的銷量提供了巨大的市場;但同時,外資品牌經過較長時間的積累,品牌效應較好,技術積淀也較為深厚,在競爭中形成了一定的優勢。

  實際上,目前,國產工業機器人品牌的應用在各領域全面開花,銷量均有增長,龍頭企業也開始發力,迎難而上,研發能力和產品質量得到快速提升。在品牌建設的道路上,我國工業機器人企業不斷涌現,龍頭企業將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

  >> 2019年5月,安徽合肥,科普愛好者在工程科學學院參觀工業機器人展示技藝。(圖/ 視覺中國)

產品需有自己的技術特點

  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工業機器人銷量達15.64萬臺,同比增長近15%,中國已連續6年成為全球工業機器人的最大消費市場。

  工信部賽迪智庫裝備工業研究所機器人產業研究室副主任盧月品對本刊記者表示,機器人基礎與前沿技術在迅猛發展,涉及工程材料、機械控制、傳感器、自動化、計算機、生命科學等各個領域,大量學科在交互促進中快速發展,新產品不斷涌現。此外,工業機器人在內的智能制造裝備在生產過程中應用日趨廣泛。

  盧月品介紹,國產工業機器人的應用主要集中在搬運與上下料、焊接與釬焊、裝配、加工等,已經從傳統的汽車制造向機械、電子、化工、輕工、船舶、礦山開采等領域迅速拓展。據悉,2017年,國產工業機器人已服務于國民經濟37個行業大類,102個行業中類,相比2016年全年,又拓展了3個行業大類。

  專注于人工智能、機器人、5G等新興技術領域研究的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后李代天告訴本刊記者,目前中國工業機器人的市場需求強烈且增長非常快,中國自2013年起就已經成為全球工業機器人的最大單一市場。隨著勞動力成本的上升,未來還會有更大的增長。由于市場對工業機器人的需求很大,本土工業機器人企業的成長也非常快。

  新松機器人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的激光輪廓導航移動機器人,在使用過程中無需再對機器人的活動環境進行二次改造。蘇州綠的諧波減速器完成了2萬小時的精度壽命測試,超過了國際機器人精度壽命要求的6000小時,2018年新生產基地投入使用后年產量進一步提升50倍……

  實際上,近兩年來,我國機器人企業發展迅速,特別是骨干企業的研發生產能力不斷提高。沈陽新松、南京埃斯頓、安徽埃夫特、廣州數控、上海新時達等企業產業化能力不斷提升;蘇州綠的、南通振康、匯川技術、深圳固高等企業在關鍵零部件的研制方面取得明顯突破;廣州瑞松、長沙長泰、唐山開元、上海沃迪、廣州明珞等系統集成商已具備較強的競爭優勢。

  與此同時,近兩年,在巨大市場潛力誘惑下,新的機器人企業不斷涌現,仍有一些企業未找準產品定位,又缺乏研發能力、未具備檢測試驗設施、沒有或不遵循現有標準便盲目投入、組裝生產,在產品質量、可靠性無法保證情況下,以低價搶占市場,擾亂了正常市場競爭秩序,影響了自主品牌信譽。

  深圳市泰達機器人有限公司作為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業務聚焦于噴涂智能數字化、涂膠自動化及智能工廠自動化。在其董事長兼CEO陳大立的眼中,工業機器人去年發展遇到了一些問題。他告訴本刊記者,工業機器人企業2018年呈現業績下滑嚴重,核心零部件、本體及集成商發展均不如預期,大部分企業由于價格戰,勞動力成本及生產成本上升,陷入虧損或接近虧損,特別是大部分非上市公司現金流較為緊張。

  平安證券發布的報告《工業機器人產業鏈大起底,國產品牌于大浪潮中崛起》顯示,中國的機器人制造業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是在“三大核心零部件”方面,國際巨頭的技術壁壘依然很高。該報告顯示,2016年,工業機器人的“四大家族”發那科、ABB、安川、庫卡占據了國內57.4%的市場份額,國產品牌只有大約32.8%。

  不過該報告指出,相比起2015年的25%,國產品牌已取得了進步。目前,國內知名的工業機器人生廠商均自主研發了自家的控制系統,包括新松機器人、埃斯頓、華中數控、新時達、廣州數控、匯川技術等公司,也誕生了一批專業的控制系統服務商如固高科技、英威騰、卡諾普等。

  中國機器人產業聯盟執行理事長宋曉剛告訴本刊記者:“不同于2016、2017年的快速增長,2018年機器人產業增速趨于平穩,這對于主打低成本、低價的企業來說,困難更大一些。產品沒有自己的技術特點,被市場淘汰的可能性非常大。”

龍頭企業兼并購成趨勢

  提及我國工業機器人企業的現狀,盧月品認為,目前我國機器人企業經營壓力較大。究其原因,她告訴記者,一方面,我國工業機器人的核心部件長期依賴進口,生產成本、采購成本、管理成本等相對高昂。相比之下,國外機器人企業起步早、產業基礎成熟,很多企業本身就是關鍵核心部件的供應商,如發那科是世界上最大的專業數控系統生產廠商,安川是全球最大的電機制造商之一,在成本上具有天然優勢。

  “另一方面,在缺乏技術和成本優勢的情況下,部分國內機器人企業以產品的‘性價比’來打開市場,主要集中在中低端產品,導致盈利空間縮減。例如,2018年前三季度,新時達和埃斯頓分別實現凈利潤0.52億元和0.56億元,比起去年同期的1.60億元和0.93億元,減少幅度較大。”盧月品補充道。

  “工業機器人是系統工程,必須有系統思維,需要長期的技術積累。”在ABB市場營銷的一位負責人看來,以前,簡單的機械體是可以復制學習。如今包含了算法、控制和硬件的一整套工業機器人系統是很難被模仿和超越的,這對機器人產品的可靠性有非常高的要求,國際領先企業已經有幾十年的經驗積累,對于國內企業來講,也要經歷這樣一個痛苦的摸索過程。

  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亞洲運營咨詢業務及物聯網負責人Karel Eloot曾表示:“現在中國只持有不到1%的工業機器人專利。中國目前有800多家機器人企業,但多數主要是做系統集成的,沒有自己的產品原型,也沒有復雜的產品解決方案——中國要解決幾大挑戰才能爬上價值鏈的上游。”

  近年來,全球工業機器人產業發展快速,我國機器人市場需求也在提高。本土龍頭品牌紛紛擴大投資布局,以應對新的市場增長機遇。

  李代天對記者表示,龍頭企業能起到的作用應該是突破一些關鍵核心技術,提升工業機器人核心零部件,比如控制器和伺服系統的質量和可靠性、優化控制算法等方面。

  “龍頭企業兼并購在未來會成為趨勢,如果兼并購思路清晰應該會有較好的回報。”陳大立對本刊記者表示,本體商加強產品個性化發展,集成商進一步加強細分行業的下沉是目前出路之一,有一部分細分行業的龍頭企業未來將會脫穎而出。

追求高端化、智能化

  “工業機器人,顧名思義,是應用于工業場景下,完成制造生產線上特定任務的機器人,因此它對于制造業升級的賦能作用是非常明顯的。可以說,其是實現智能制造的基礎之一。”李代天說,“當然,要想更好地引領和帶動制造業的升級,工業機器人本身也需要進一步升級,和人工智能、工業物聯網、大數據等新興技術融合發展。”

  據了解 ,陳大立所在公司生產的手機背殼自動化噴涂系統,每條噴涂線可節約人工3人,實現涂料利用率提高30%、手機良品率從85%提升到95%。

  對于產業下一步的發展,陳大立告訴記者,在工業機器人與人工智能融合,開發智能機器人,使工業機器人易用好用。同時增強工業機器人柔性化和數字化方面的能力,貼近客戶的需求,在云端工業互聯方面加大研發力量,帶領工業轉型升級。

  “從市場層面上來看,未來中國對于工業機器人的需求會持續不斷增長,因此工業機器人企業成長和發展的市場空間是有的。從技術層面來看,隨著本土企業技術實力的提升,以及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的發展,未來工業機器人也會朝著高端化、智能化的方向發展。” 李代天說。

  在盧月品看來,今年我國機器人產業發展機遇與挑戰并存,既有制造業提質增效、換檔升級的緊迫需求為機器人行業提供了全新動能,也有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核心技術亟待提升、國際不穩定因素增加等不利因素。總體來看機遇大于挑戰。

  “預計2019年,隨著我國機器人相關技術特別是附加值高產品技術的不斷提升,多關節機器人產品性能將進一步得到完善。同時企業自身不斷積極優化產品結構、提高制造水平,國產多關節機器人銷量將進一步提升。”盧月品說。

關注微信公眾號: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刊例 | 訂閱服務 | 版權聲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區廣內大街315號信息大廈B座8-13層(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郵編:100053 傳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網 京ICP備09051002號-3 技術支持:wicep

白狮王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