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術 信息基礎設施建設 互聯網+ 大數據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術核心產業
|高端制造 機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
|生物產業 生物醫藥 生物農業 生物技術
|綠色低碳 清潔能源汽車 環保產業 高效節能產業 生態修復 資源循環利用
|數字創意 數創裝備 內容創新 設計創新
|大資管時代
|地方亮點及地方發改委動態
獨家內容
您的位置:首頁 > 其它 > 獨家內容
清潔化和智能化成為出行主旋律 | 熱點聚焦
2019-04-08 00:04
來源:中國戰略新興產業

 

  本文首發于2019年4月1日期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雜志

  記者 徐晨曦

  清潔化和智能化成為出行主旋律

  在新能源汽車快速發展的當下,清潔化與智能化成為人們出行的主旋律。不僅應用在軌道、航空和船舶,自動駕駛系統也已開始搭載在了道路車輛上。不管是自主品牌車企,還是“造車新勢力”,亦或是互聯網巨頭除了一如既往聚焦新能源汽車之外,也都在紛紛大力投入自動駕駛的技術研發與產品落地。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深化汽車智能化與探索新能源汽車新路徑又一次成為在出行領域中被代表和委員們熱議的話題。

關注智能化切實落地

  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5G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落地,自動駕駛汽車從早年的紙上談兵漸漸開始走進人們的生活。與前幾年兩會上代表委員們普遍強調汽車智能化的重要性不同,今年更多建議重點放在了自動駕駛配套的法律法規,應用示范,以及具體的技術支撐方面。

  對于工信部裝備工業發展中心尚勇博士而言,本次兩會自動駕駛方面的相關內容對他而言印象頗深:“自動駕駛是今年兩會代表熱議的話題之一,不少代表提出了對于政府在道路基礎設施建設、高精地圖測繪等方面的提議,總的來講,對于政府在推動道路公共基礎設施方面寄予了厚望。”

  >> 不僅在中國,近兩年全球范圍都掀起了自動駕駛熱潮。圖為日本老牌雜貨品牌無印良品和芬蘭自動駕駛科技公司Sensible4聯手設計開發,適用于極端氣候的L4級的自動駕駛巴士,今年3月在芬蘭赫爾辛基亮相。

  上海淞泓智能汽車科技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霖認為,今年兩會中不少提案議案都與智能網聯汽車的實際應用如何落地相關。“隨著這幾年的技術進步,不少企業的自動駕駛汽車開始進入了道路測試階段,各地也有不少測試牌照發放和測試道路開放。”他對本刊記者說道。

  智能車聯網的發展離不開標準的統一。全國人大代表、長安汽車總裁朱華榮建議,建議完善適用于智慧交通的道路設施規范,統一標準,并嚴格執行;依托現有移動通信網絡,建設覆蓋全國的車用無線通信網絡,形成標準;建立車聯網與汽車零部件統一標準,解決聯結汽車、通信、IT共性基礎問題,為車聯網快速發展做好車輛基礎;適當放開民用高清、高精地圖。

  基于信息技術的大量應用,互聯網企業同樣在自動駕駛領域中極具代表性,全國政協委員、百度董事長李彥宏建議,加快車路協同標準制定;推進交通基礎設施智能化改造,鼓勵各地政府增加車路協同路側設備布設,開發車路協同管理平臺;開展智能交通應用示范,選取有條件的城市,率先部署智能交通信號燈、智能停車等應用,并逐步向全國推廣。

  “自動駕駛不是單靠一兩個企業就能完成的事情,需要政府在基礎設施方面做好協同配合,才有望實現。具體來說,路側激光雷達、自動駕駛平臺等方面都需要政府進行持續的推動。”尚勇說,“未來汽車出行可能不是簡簡單單開個車,而是結合智慧交通、智慧城市層面的出行方式。汽車可能會作為移動終端出現,顛覆以往對汽車出行的概念。打個比方,人從A點移動到B點,可以根據當時的交通狀況,規劃先開車到某一地點,而后乘坐地鐵,最后騎個單車到達,這樣可以實現交通工具使用效率最大化的效果,而不是一味從A點開車到B點的概念。當然,這是我們設想的未來出行方式,具體到哪一年實現自動駕駛,可能還需要結合技術、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的發展狀況來考慮。”

  李霖表示,雖然短期內想要實現L3乃至更高級別的自動駕駛技術的廣泛應用很難,不過在一些相對封閉的場景中,高度的自動駕駛是可以實現的,比如當前在碼頭、園區等封閉路段,不少自動駕駛車輛已投入其中進行測試運營。

  去年底,工信部印發《車聯網(智能網聯汽車)產業發展行動計劃》(以下簡稱行動計劃)提出到2020年,將實現車聯網產業跨行業融合取得突破,具備高級別自動駕駛功能的智能網聯汽車實現特定場景規模應用,車聯網用戶滲透率達到30%以上,智能道路基礎設施水平明顯提升。因此業內有觀點認為,明年是我們真正進入自動駕駛的元年。

  行動計劃還提出,2020后,高級別自動駕駛功能的智能網聯汽車和5G-V2X逐步實現規模化商業應用,“人-車-路-云”實現高度協同,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求得到更好滿足。

   打響禁售燃油車第一槍

  海南省打響了禁售燃油車第一槍。今年兩會期間海南省政府發布了《海南省清潔能源汽車發展規劃》,提出了分領域、分階段加快推廣清潔能源汽車,2030年起全省全面禁售燃油汽車。其中公共服務領域力爭2020年實現清潔能源化;社會運營領域力爭2025年實現清潔能源化;力爭2030年全省汽車清潔能源達到國際標桿水平。

  據了解,截至2018年底,海南省清潔能源公交車已有3690輛、占比77.9%;巡游出租車7632輛,新能源和清潔能源車型占比95%。其實在去年,海南省就已提出了禁售燃油車的建議,不過因時機還未成熟所以未經開展。

  尚勇對本刊記者表示:“海南率先在國內提出2030年禁售燃油車,歐洲一些國家也宣布了禁售燃油車的時間表,其中所指的燃油車是傳統燃油車,不過我認為搭載內燃機的混合動力汽車仍將成為未來汽車領域的重要技術路線。”

  對于電動汽車的廣大車主來說,續航不夠、充電難,都是無法避免的痛點,充電方便與否之直接影響著新能源汽車用車環境。

  截至2018年底,我國電動汽車充電設施總量達到76萬個,較2017年增加32萬個。其中,公共樁30萬個,專用樁46萬個。國家電網智慧車聯網平臺數據顯示,今年春節假期,我國電動汽車用戶高速公路充電量大福上升,日均接近25萬千瓦時,較平常增加180%,較去年春節增長近300%。根據電量換算,相當于電動汽車行駛里程數超過1200萬公里。隨著電動汽車動力電池技術性能提升、充電基礎設施的逐步完善,人們開始選擇電動汽車作為城際遠途出行的手段。

  全國人大代表、廣汽集團董事長曾慶洪建議,從國家層面加大對大功率充電器的研發投入,加強統籌規劃,積極補充基礎設施建設,同時政府補貼、鼓勵資本市場向基礎設施領域傾斜,加強住宅小區電力配建、明確物業權責,解決私人充電樁安裝難題。還要加快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標準化建設,完善電池回收處置機制。

     尋求能源新路徑

  大到電動汽車,小到電子煙,鋰離子電池為各種各樣的電子產品提供著動力。但是,隨著鋰離子電池的潛力將被開發至極致,研究人員一直在努力尋找下一個電池突破點,尤其是針對電動汽車這種對于動力電池比能量(電池的能量與重量之比)要求極高的大型產品。氫燃料電池被不少業內人士看做是繼鋰離子電池之后的優秀能量來源。國家發展改革委、工信部、科技部聯合印發的《汽車產業中長期發展規劃》也明確,氫燃料電池汽車技術是下一代新能源核心技術攻關的重點之一。

  全國人大代表、濰柴集團董事長譚旭光認為,氫燃料電池汽車不能一哄而上,更不能成為“藍天白云”的政績工程。對此觀點,尚勇極為認同。

  “氫燃料電池汽車作為我國新能源汽車三大分支中的重要方向,近兩年來發展比較火,引起行業關注。雖然我國在氫燃料汽車商用車方面已趟出了自己的發展道路,但還應清醒地認識到我們與日本、韓國等主機廠還存在3-5年的差距,在膜電極、催化劑等技術領域還存在不足,需要我們腳踏實地,迎頭趕上。”尚勇如是說。

  同時,有不少代表委員對于氫燃料汽車相關基礎設施建設方面提出不少建議。

  全國人大代表、長城汽車副董事長、總裁王鳳英表示,目前我國氫能源基礎設施建設尤其是加氫站建設進展極為緩慢,已經嚴重影響了國內燃料電池汽車的發展步伐。她建議改變加氫站補貼形式,加大補貼力度。對與已經給予補貼、建設完成的加氫站,對其運營情況進行監測監管;加強頂層設計,統一規劃全國加氫基礎設施,降低審批難度;整合優質資源,鼓勵多方合作,組建加氫站建設運營“國家隊”。

  全國人大代表、中通客車董事長李樹朋建議,加快推動基礎設施建設,調整產業政策推動示范運營,建立完善技術協同創新體系。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東方電氣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鄒磊建議,系統規劃氫能基礎設施建設和氫能利用場景,制定加氫站等氫能基礎設施建設審批管理辦法;堅持依托自主核心技術發展氫能及燃料電池產業,防止形成新的“卡脖子”問題。

  除了尋求氫作為未來車輛電動化的能量來源,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今年則繼續聚焦甲醇燃料汽車上,他建議在具有資源優勢和產業基礎的地區,適度發展“煤制醇”,推動甲醇燃料和甲醇汽車的普及,對促進傳統工業轉型升級,對減少大氣污染物排放、改善重點地區環境質量,對實施石油替代戰略、走能源多元化路線、保障國家能源安全具有重大意義。

  多元化的產品選擇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過去一年來,大幅壓縮外資準入負面清單,擴大金融、汽車等行業開放,一批重大外資項目落地,新設外資企業增長近70%。

  進一步對外開放對我國汽車產業發展趨勢。比如今年初特斯拉全資在上海的超級工廠開始動工,是現階段特斯拉公司在全球的第四座工廠,也是亞洲的第一座。去年寶馬作價290億元增持華晨寶馬股份至75%,寶馬還與長城成立合資公司生產新能源汽車等。

  外資、合資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車紛紛發力,和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車同臺競爭成為下一個汽車產業發展階段的主要態勢。

  賽迪智庫裝備工業研究所研究員徐楠對本刊記者表示,未來隨著合資企業新能源汽車產品逐步投放市場及新造車勢力規模化量產的實現,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車企業將面臨更加激烈的市場競爭環境。雖然競爭會更加激烈,不過她認為,在堅持“市場主導、政府引導”新能源汽車發展方式下,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優勝劣汰,通過競爭引導企業轉變此前依靠補貼驅動新能源汽車產能建設的模式,突顯具有核心競爭力的企業,逐步出清產業鏈中的低端產能,有助于我國汽車產業的整體健康發展。

  “對于從事自動駕駛業務的國內企業來說,當下還是要集中突破核心技術,在外資進入的市場中也保持充分的競爭力。”李霖說。

  可以肯定的是,隨著汽車市場中包括外資、合資、自主品牌在內的優質產品不斷充實,形成良性競爭,消費者們未來的選擇也會愈發多元化。

關注微信公眾號:

關于我們 | 廣告刊例 | 訂閱服務 | 版權聲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區廣內大街315號信息大廈B座8-13層(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郵編:100053 傳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網 京ICP備09051002號-3 技術支持:wicep

白狮王援彩金